<dt id="YVUOMR"></dt>





<progress id="JLWKTNMXSC"><bdo id="ajnogq"><frame id="nmlvqjhkc"><th id="bmwyahifk"><s id="o7peduyS1q"><aside id="ctojvl"><noscript id="481957"><u id="PDKJZMIR"><optgroup id="MlNq19Bs"><blockquote id="u2hfc4ASgl"></blockquote></optgroup></u></noscript></aside></s></th></frame></bdo></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5 事有蹊跷
    这是肖名昭第一次听到男人被女人喊作狐狸精,这也是肖名昭第一次看到如此厉害的女孩。

     肖名昭拥有专业运动员级别的身体素质,自然也拥有强大的动态视力……他很清楚地能看到,感觉到,这少女含怒一脚踢出的力道有多大,他更看到了俞坤朋还处于懵逼之中,被那一声‘狐狸精’给吓到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更不琳在不到零点三秒的后,他的脸就会被一脚正面踢中,就算不死,事后也得破相,变得歪瓜劣枣起来。

     肖名昭和俞坤朋不算太熟,两人虽然刚吃过饭,但对于这人的品行,他完全不知情。在这一瞬间,他脑袋里闪过很多种猜测,比如说俞坤朋抛弃人家女孩子,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啊……或者是,俞坤朋抢了这女孩子的男人,否则她怎么会大叫一声‘狐狸精’。

     能在这一瞬间想到这么多的事情,肖名昭也觉得自己太厉害了。

     虽然说他和俞坤朋不熟,但不管怎么说,他也不能看着俞坤朋在自己面前死掉,或者被踢成植物人。

     就在这女孩子的平底鞋快要踹到俞坤朋脸上的时候,肖名昭出手了。

     他一掌拍过去,刚好打中女孩子的小腿骨,直接将女孩的攻击打得偏离了五厘米左右。

     这一偏移,攻击就失去了目标,少女一脚踹到了俞坤朋身边那根硬度很高的铝合金晒衣支架杆上,然后咚地一声,这支架立刻变成了横状的‘凸’字型。

     这时候俞坤朋终于反应过来,他不着痕迹地后退侧移了一步,躲到了肖名昭的身后。

     而黄文伟则大叫一声:“美女,你想干什么,要人命啊!”

     在这样的环境下,黄文伟依然能大叫别人是美女,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神经也确实是够大条。

     漂亮的少女见一击不中,对着坏她好事的肖名昭也怀恨起来,她快速收回脚,然后顺势转身就是一个侧踢。

     这招式在腿法中很常见,各地叫法都有所区别,但最通俗的叫法,便是回旋踢,利用离心力增加攻击的力度,就算是力气小些的女孩子,也能对魁梧大汉打出极大的伤害。

     这一脚踢下来,已经有了隐约的风声,肖名昭神情一凛,不敢硬接,直接后退两步。

     女孩子白色的鞋尖几乎是擦着肖名昭的鼻尖划过,剧烈的风浪吹得他的头发一阵飘摇,就像是狂风中的幼草一般。

     这一脚若是被踢实了,普通人如果敢举手格挡,绝对是骨折没商量,如果是肖名昭,他的身体素质极好,大概就是青肿的地步。

     可即使如此,没有数天时间,他的手臂也好不了,干不知什么重活。

     他可不想遭这样的罪,所以注避了这去。

     这女孩一击不中,神情更是恼怒,侧踢回身,然后左腿高高抬起,对着肖名昭的脸直接就是一击劈腿压击,往他的脸上打来。

     肖名昭的身后,就是俞坤朋,而两人此时已经退到了护栏附近,已经退无可退。

     而如果肖名昭这一下被踢实,就算他身体素质过人,脸上多半也是会变成火星人那个级别的面容。

     打人不能打脸……这下子肖名昭真是恼了,他怒喝一声:“有完没完。”

     说着他握紧着手,对着女孩子‘劈’下来的脚掌就是一拳打过去。

     咚地一声之后,肖名昭上身晃了下,而女孩子则连退数步,身体后背一下子撞在了墙上,闷哼了一声。

     女孩子的力气其实不小,看得出来,她习过武,一般的成年汉子没有几个是她的对手。但她遇上的是肖名昭,身为异能者的他,身体结合素质比一般人强出太多,女孩子这一下子便吃了大亏。

     女孩子撞到墙上,眼圈微红,但她强忍着没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她只是愤怒中用淡然地语气说道:“你能护那个狐狸精一时,能护他一世?”

     听到这话,肖名昭有皱起眉头,心想这少女好大的怨气。

     俞坤朋这时候从肖名昭背后走出来,他淡然地看着对面的女孩,问道:“美女,我不记得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而且从小到大,除了初恋,我也没有招惹过其它的女孩子,所以你这狐狸精一词,我不敢认下来,我更不明白,你为什么一见我,就要喊打喊杀,能不能给理由,就算要死,也总不能让我当个糊涂鬼吧。”

     少女静静地看着俞坤朋一会,微微皱眉之后,她的情绪了平伏了许多,她冷冷地说道:“抱歉,认错人了。”而后转身便走。

     看着少女一拐一拐地走进房中,用力关上房门,肖名昭便知道对方的腿掌受伤了,多半是骨裂。

     但肖名昭却没有觉得有什么愧疚的意思,这女孩子出手之狠……如果全是普通人在这里,就算不死人,也得有人重伤,绝对是大事情。

     看到女孩子回到自己的房中,俞坤朋和黄文伟两人松了口气,他们看看那条被踢得突出一条弯圈的铝合金杆子,齐齐流了滴冷汗。

     “谢了,兄弟。”黄文伟使劲摇着肖名昭的手:“要不是有你,坤朋多半得毁容了……话说你练过吧,这么厉害。”

     肖名昭本想说自己是普通人,但一想如果自己真这么说,就没有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比普通人厉害这么多,保得说道:“确实,我是练过的,话说回来,你们真不认识那个女孩?”

     俞坤朋摇摇头,但他却突然间又皱起了眉头,说道:“我忽然想到点事情,你们进来,我们到屋里谈。”

     三人进到黄文伟屋子,因为是出租房,布局和肖名昭那边的差不多。

     黄文伟让两人坐下,他拿出两瓶储藏在床底下的红牛饮料,递给对面,然后问道:“坤朋,你想到了什么。”

     “小伟,你不觉得刚才那个女孩,长得很像我的小妈?”

     黄文伟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拳掌相击,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替伯父受罪了。”

     肖名昭一脸茫然:“虽然说打听别人的私事不太好,但我好奇心挺重的,你们方便解释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