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YVUOMR"></dt>





<progress id="JLWKTNMXSC"><bdo id="ajnogq"><frame id="nmlvqjhkc"><th id="bmwyahifk"><s id="o7peduyS1q"><aside id="ctojvl"><noscript id="481957"><u id="PDKJZMIR"><optgroup id="MlNq19Bs"><blockquote id="u2hfc4ASgl"></blockquote></optgroup></u></noscript></aside></s></th></frame></bdo></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0 许情亦是中二病
    最后肖名昭以刚过五千元的价格,扛走了一台主流配置主机,还有一台三星曲面27寸的显示器。这价格确实是已经很良心了。

     租的房间和电脑城并不远,而且肖名昭又是异能者,身体强度异于常人,他抱着机箱和显示的纸盒,轻松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开箱,装机,接入小区的宽带网络中,看着显示器的网页界面,网瘾少年肖名昭满意地点点头……现在这个世界,如果没有网络,那么人至少会失去一半的生命意义,至少肖名昭这么认为。

     西安秋天的风沙颇大,肖名昭玩了会电脑,然后觉得身体有些粘糊糊的,便从行礼箱中拿出换洗的衣物,走进浴室中沐浴。

     刚洗到一半的时候,便隐约听到,隔墙那边也传来了哗哗的水声,然后便是少女清脆的歌声,虽然只是哼着腔调,但声音听起来极是动听。

     看来隔墙那边也是邻居的浴室,这地方的隔音效果似乎不太好啊。一想到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地方,就有个少女同时在洗澡,肖名昭便觉得有热血往脑袋上冲,他急忙洗完,擦干身体就往外走,玩了一小会电脑游戏后,这才将心情平伏下来。

     他跑到墙壁那里,轻轻敲了敲,发现墙壁很厚,理论上来说,隔音效果应该不差才对,那即使这样,肖名昭依然听得到,那么问题应该是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了。

     果不其然,肖名昭一静下心来,便又听到了少女好听的声音隐隐约约从对面传过来。

     “老妈,你就放心吧,我一个人没有问题的。”

     少女似乎是在和亲人通电话中,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

     “那些男学们,一个比一个娘娘腔,我单手打五个都没有问题。他们敢凑上来,我就开揍。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别老觉得我就会被人占便宜,我可是老爸教出来的女儿,厉害着呢。”

     听到这,肖名昭扯了下嘴角,心想隔壁这女孩真能吹,就算他这个异能者,身体比普通人强出许多,要想单手打五个普通同龄人,依然也有些难度,更何况一个弱女子。

     试验得出确实非隔音问题,而是自己听觉太过于优异的关系,肖名昭放松了凝聚的精神。自从成为异能者之后,他身体的能力慢慢变得强大起来,虽然这进展很缓慢,可的确是实打实在发生的事情。

     他从来没有进行过专业的锻炼,但握力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无论是跑步的速度,还是弹跳力,也比普通人强出许多,已经达到专业运动员的水平,更夸张的是,即使这么强的身体素质,他看上去,也没有多少肌肉。

     肖名昭并不喜欢打探别人的生活隐私,他看看时间,也快到深夜了,便熄了灯,睡觉去。

     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他用保温瓶装了满满的温盐水出门,隔壁的大门紧锁,里面也没有动静,似乎妹子早已外出。

     肖名昭打了个呵欠,一边下楼,一边和刚起床,在楼梯口那里作伸展运动的老房东打招呼。

     在路上买了笼小笼包,吃着吃着就到了校口门,再随便走走来到操场这里,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班级。

     三个室友手中都捧了个水瓶,似乎是听进了他的话。肖名昭四周看了看,发现带着水瓶来的同学,不足六分之一,毕竟军训过,并且愿意上网搜搜军训要注意什么事项的人,并不多。

     十多分钟后,穿着绿色军装,戴着绿帽的教官来了。

     “戴绿帽的……”

     班里有人小声的讥笑着,其实这人也没有多少恶意,只是习惯性地想要新朋友面前出出风头,博些眼球罢了,但教官却是轻轻看了他一眼,然后大声喊着集合。但肖名昭知道,这个同学要受些苦了,虽然说人人都知道军是‘戴绿帽’,但知道是一回事,在公共场合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队伍稀稀拉拉地聚集到了一起,军训无非就是那几项内容,站姿,齐步走,稍息,立正等等。

     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但实质做起来,却有些困难,特别还是在烈日暴晒的情况下。

     不少体质弱些的同学,在烈日下暴晒了不到半小时,就中暑晕倒了,刚才那个小声说教官戴绿帽的男同学,是第一个晕倒的,毕竟教官让喊他做示范齐步走,又让他站在队伍前站军姿……暴晒加心情紧张,体质又不强,不第一个中暑倒下才是怪事。

     连十五分钟都没到,这同学被抬下去的时候,班上所有同学都看到教官不屑地撇了撇嘴。

     早上军训的时间,大约只有两小时左右,但能坚持下来,没有中暑的同学,却大约只有一半。

     等教官宣布解散后,大部分人都有气无力地往自己的宿舍走,三个室友虽然没有中暑,但也是一幅生无可恋的模样。

     肖名昭倒是没有什么事,甚至可以说是神精气爽。且不说他的身体素质比同学们好得太多,光是他初中和高中时,每年都参加军训,早就习惯这样的事情了。

     他正打算和三个室友一起去食堂开饭,但突然却发现,有个人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实习班导许情。

     许情依然还是那身黑色的教师西装短裙,还有那双极其吸此人,穿着黑色丝袜的纤细直腿。

     “肖名昭同学,听说你申请了外宿。”

     肖名昭有些奇怪,但依然还是点点头,然后反问道:“许老师,你有什么事吗?”

     因为是第一次和学生交流的关系,许情似乎有些紧张:“你……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外宿的好。”

     “哦,为什么?”

     微微地吸了口气,许情高耸的胸口泛出了诱人的起伏,她继续说道:“秦老师和我说了你的事情,我觉得你不应该就这么退缩,你应该直面你自己的弱点,然后……战胜它。”

     说完后,许情还握拳作鼓励状。

     肖名昭瞪大了眼睛,虽然许情的话确实挺有道理,可怎么听着,他都觉得有一种羞耻感,这要得多没心没肺,才能在公共场合下,讲出这样的大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