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YVUOMR"></dt>





<progress id="JLWKTNMXSC"><bdo id="ajnogq"><frame id="nmlvqjhkc"><th id="bmwyahifk"><s id="o7peduyS1q"><aside id="ctojvl"><noscript id="481957"><u id="PDKJZMIR"><optgroup id="MlNq19Bs"><blockquote id="u2hfc4ASgl"></blockquote></optgroup></u></noscript></aside></s></th></frame></bdo></prog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出租房魂影(1)
    人心多变,人心善变。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不仅适用于女人,而且更适用于所有的人。

     人心难以捉摸,人们形形色色,从而形成了这个精彩纷呈的世界。

     当一个看到别人比自己好或者看到比自己长得好看,不免就会生出羡慕的情绪,如果这个人心胸豁达,也许他很快就会从这种心境中恢复过来,然后努力提高自己的一切,使自己变得更优秀。而有的人却无法走出,因嫉妒生恨,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随后事情的发展就会完全超出想象。

     时时刻刻保持平常心,理智的看待问题,是我们处理人际关系的关键。

     清晨的时候,夏帆接到一个消息,说望山路44号出租公寓有闹鬼现象,附近的住户非常不安,甚至有的纷纷迁离,希望夏帆得到消息前去查看一下,然后查出具体的原因。

     像这一类现象,有时候可能不是闹鬼,而是某种自然现象,只是找不到原因罢了,因为位置,所以会闹得人心惶惶。

     就比如说鬼火,以前人们无法理解,被认为是鬼怪现身,因此在遇到鬼火的时候往往情绪不安。而现在的理解是谷物残体中的磷氧化造成的,在遇到用样的事情,人们就显得淡定许多。

     夏帆是在清晨接到的电话,知道我对这一方面的东西感兴趣,于是也早早的通知了我,并提前给我开启了天眼。我俩也不耽搁,急匆匆的赶去现场。

     事件发生的地点距离我们居住的地方并不是太远,仅仅不足半个小时,我们就赶到了事发现场。

     这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城中村,街道因为年久失修,显得坑坑洼洼,坑里积满了污水,垃圾虽说不是扔得到处都是,但也说不上清洁。

     发生灵异事件的楼层是一个六层高的小楼,这座小楼处在一座高楼的阴影里,因而光线显得并不是很充足,也不知道当初规划商、建筑商是怎么想的,竟然没有留出足够的采光距离。我和夏帆徐徐走上这座小楼,狭窄的楼道不足以容许两个人通过,楼道里阴冷潮湿,初一进去,我便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要知道现在是初春,可谓是温度回升的时候,正值阳光明媚,春暖花开,而这里却仿佛处于另外一个世界。让我不禁想起了《阿房宫赋》中的一句话: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这里阴冷潮湿,光线昏暗,条件这么差,长期居住对身体绝对会造成损伤,怎么会有人住在这里?”我一边跟在夏帆身后,一边小声的嘀咕道。

     “那是因为这里条件虽然不好,但是价格肯定相比其他地方便宜,而对于工资勉强能够糊口的一部分打工族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的选择,并非他们不想找一个好的地方,而是实在是资金短缺,迫不得已之下的选择。”夏帆的声音徐徐从前面传来。

     “这里条件虽然差,但在不久前还是住满了人的。然而在事发没多久,很多人都搬离了这里,所以现在住在这里的人不是很多。”看着许多房门大开,床铺只剩下木质床板的空荡房间,夏帆向我解释了一句,显然在出发之前,他是做足了功夫对事情的大概情况有了一个系统的了解。

     很快,我们就到了房屋拥有者的房间前。

     听到我们的脚步声,走出来的是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疲惫,步履蹒跚的老大爷。

     大爷看到我们的到来,知道我们并不是这个小楼的住户,明显感觉诧异异常,向我们询问来意。

     经过一番解释,问清我们的来由,大爷连忙热情招呼,端茶倒水,清洗水果。很显然,为了解决灵异事件这个问题,老大爷肯定没少努力寻访,找各种关系,找寻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且,夏帆能够来到此处,也与老大爷的努力有关。

     夏帆连忙劝解大爷不必如此忙活,并向大爷详细询问事情的经过。

     却听大爷徐徐道来。

     大概也就多半年前,有住户突然向大爷诉苦,说这两天半夜时分总是听到有女子的叹息声,天天都睡不好觉,搞的上班都没有精神,打盹开小差还常常犯错误,经常被领导批评,无奈只有前来退房。

     大爷看这个人的确满脸憔悴,满脸疲惫,没怎么考虑也就同意了他的退房,虽然按照要求,该住户居住期限未满三个月,这属于违约,但大爷人还不错,并没有刻意刁难。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越来越糟糕,大爷可谓是焦头烂额,但事情仍没有得到解决。

     却原来是在此之后,又陆续有住户向大爷提出退房,而退房原因出奇的一致,说是半夜听到女子的叹息,有时候是走廊,有时候是窗外,有大胆的循声前去查看,却空无一人,这可吓坏了他们。

     大爷原本以为有人捣乱,可是在查看了几天半夜的监控录像并没有发现异常现象。没有找到原因,大爷自然着急。

     而后来退房的更多了,理由更加的千奇百怪、多种多样,甚至有的出奇的离谱。有的说半夜听到了走廊有脚步声,有的说半夜房顶有人走动,有的说看到窗外有不明东西飘过,有的说看到了房间墙壁上浮现一个长舌红眼流着鲜血的披头散发女鬼,更有甚者说自己房间桌子椅子等物品莫名其妙的移动位置。

     随着消息的传播,搬走的人越来越多,大爷也开始着急,要知道房租可是大爷的主要收入来源,大爷清除这里环境不好,又可怜这些打工族,所以收的租金并不高,还要缴纳各种管理费物业费等等,这事情发生后可苦了大爷。

     大爷几经关系找到了几位所谓的高人,但是再来了之后不但收取高昂的出场费,问题也并没有得到解决,直到今天夏帆的出现。

     ……

     在大爷说明了事情的始末后,我和夏帆便去了首先发生事件的楼层4楼,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它,我感觉4楼更加的阴寒,我不禁拉了拉上衣拉链,缩了缩脖子,夏帆接下来的话告诉了我真相。

     “这里有很重的阴气,所以这里感觉上更加阴寒,应该是有阴魂在附近徘徊。”夏帆感受了一下,然后似乎是吸了吸鼻子。

     随后我和夏帆循着阴气的来源,走向了一间阴气很浓的房间,房门虚掩着,轻轻一推,房门就被推开,满屋子的灰尘味道以及地上厚厚的一层灰尘告诉我们这里应该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

     然而吸引我们注意的并不是满屋的破败,而是在床上边沿坐着的一个女子。

     这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身材凹凸有致,高挑的身材,细长的双腿,一张俏脸从侧面看来显得精致秀气,想来正面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女子身子虚浮,并不如常人一般凝实,如烟如雾,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如同一阵风就会吹散似的。

     我能看到,夏帆自然也不例外。

     似乎听到了推门声或者是我俩的脚步,也或许是生人的气息。女子缓缓转过脸庞,那是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蛋,从正面看,明显的看得更加全面,虽然说不上倾国倾城,但就一般水准来说,确实是一个万中无一,难得一见的美女。

     女子只是看了我们两眼,然后就转过头去,悠悠的叹了口气。

     夏帆毫不忌讳,找出纸巾铺在床板上坐了上去,我有样学样,学着夏帆的样子,坐在了夏帆的另一侧。虽然我心中有些忐忑,但是并没有多少害怕的心理。也许是因为有一个夏帆这样的高手在这里,也或许是这个眉目如画的少女看上去并没有威胁力,或者不像是一个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