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两笔交易
    “你的要求有点难办呢。那东西,可不好驯养。”听了格里菲斯的请求,夏洛特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她看看格里菲斯怀中抱着的幼龙,“而且,加上这条龙,你养得起吗?”

     “想想办法,总是能撑过去的。”格里菲斯满脸的自信。没办法,不硬着头皮吹一波,别人又怎么有信心投资在你身上呢。

     “好吧,既然你坚持,我联系一下昔兰尼亚那边,他们应该会有的。”夏洛特最终还是答应了,特意摆出为难的表情,也仅仅是为了让格里菲斯欠更大的人情而已。这种做派,几乎是商人的条件发射,即使夏洛特贵为金币主教,也难以免俗。

     昔兰尼亚是坠星海南岸的一个王国,国内民众大多信仰大地与丰收女神,也是泰坦尼亚大陆最重要的粮食产地。

     伊利亚半岛与昔兰尼亚隔海相望,从千帆城出港的商船,满载着葡萄酒和羊毛,只需五天就能抵达昔兰尼亚的港口,然后再装上满仓的小麦返航。这条繁荣的贸易路线,几乎完全由财富女士的教会垄断,得益于此,夏洛特与昔兰尼亚教区的金币主教关系也是非常紧密。

     “你什么时候要?”夏洛特的时间宝贵,直接便要敲定这次交易。

     “越快越好,我在千帆城也留不了几天。不过价钱方面,希望夏洛特女士您能帮我争取一下。”

     没错,这一次是要钱的。

     假如格里菲斯还想要共生契约,夏洛特肯定不会收一个铜角子——并不是她有多看好格里菲斯,而是一个跟巨龙共享生命的法师,完全值得这样的投资。

     但既然格里菲斯换了一种要求,那就只能乖乖付账了——不敢拿自己的命再赌一次,免费的午餐也就飞走了。

     不过考虑到上一张契约切切实实地坑了格里菲斯一把,夏洛特总算是良心发现,给了些优待:可以赊账,一年后付清,抵押品是格里菲斯未来的领地。

     “格里菲斯少爷……”目送着夏洛特主教离开,一直在魔法塔外守候的安娜等人第一时间围了过来,身材高大的安娜更是上来就紧紧抱住了格里菲斯。

     “这几天,我一直想着怎么回去跟男爵交待……少爷您没事,实在是太好了。”安娜难得地带了点哭腔。面对安娜的熊抱,格里菲斯只能默默把怀中的幼龙递给维森特,免得小家伙夹在中间被压扁。

     考虑到两人的身高差,这样的拥抱实在让格里菲斯有点尴尬,不过他也不敢直接推开安娜,否则肯定会倒霉的。

     过了好一阵,等安娜发泄完情绪,格里菲斯拍了拍安娜的背:“好啦,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要是让安德鲁看见了,一定会笑话你的。”这话一出,果然有奇效,安娜立马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儿一样跳了起来,同时也解放了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格里菲斯。

     安娜喜欢格里菲斯的兄长安德鲁,这在加洛林男爵领的上层圈子里并不是秘密。假如史东没有得到男爵头衔,还是那个跟兄弟们一起卖命讨生活的佣兵的话,安娜也许会跟安德鲁成为一对。

     但现实没有假设,安德鲁现在是加洛林家族的继承人,他将来必须娶一位门当户对的贵族小姐,而安娜只是一位爵士跟卖酒女所生的私生女,两人根本没有一丝可能。

     安娜虽然也清楚这一点,但感情这种东西,却不是理智所能控制的。

     于是,在安娜十二岁那年,史东男爵指派她给格里菲斯当侍女——作为次子,格里菲斯早就被安排好要到千帆城跟随杰拉德学习魔法。史东这样的安排,也是担心年轻人之间会擦出火花,让自己对不起多年的老兄弟。

     “这几天,辛苦你们了。”格里菲斯狠狠喘了几口气,看到贝利、维森特,还有新雇佣的汉森都在,有点担心地问道:“你们都在这里,家里怎么办?”

     “请少爷您放心,我去请了城卫军帮我们看家。”格里菲斯的两个小厮里面,维森特负责明面上的联络工作,跟城卫军也算脸熟。“这是我们几个一起商量决定的,看在杰拉德和夏洛特两位大人的面上,城卫军也没有拒绝。”

     帮贵族守卫宅邸,勉强也算城卫军的职责。

     “做得好。”格里菲斯露出了赞许的眼神。

     他昏迷的这几天,其实很危险,假如有人不顾脸面,强行袭击格里菲斯的家,不仅这几年攒下来的家当会被抢光,就是安娜等人说不定也要遭殃。

     从黑岩村回来,路上遇到埋伏,格里菲斯就知道有人忍不住想要动手了。甚至是谁要对付自己,格里菲斯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千帆城的城卫军虽然不是吃素的,但奥斯本家族在市政厅的影响力也不小,只要提前打好召唤,城卫军姗姗来迟也丝毫不奇怪。即使事情闹大了,只要上面有人,板子肯定也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来个罚酒三杯根本不算事。

     事后格里菲斯要追究,凯尔?奥斯本大不了交几个替罪羊出来。

     “其他的事情,我们回家再说。”格里菲斯觉得自己要重新计划一下行程了。

     ……

     千帆城贵族区的一处大宅之中,凯尔?奥斯本看着面前的女盗贼,露出一个自以为很有魅力的笑容:“你就是乌鸦工会的黑莲花?想不到是如此出色的美人,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凯尔爵士您过奖了。”黑莲花嫣然一笑,挺了挺胸前的层峦叠嶂,“您的手下,这几天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还指明要见小女子,不知有何吩咐呢。”

     乌鸦工会虽然是千帆城最大的盗贼组织,但却远未到独霸黑道的地步,而凯尔?奥斯本今时不同往日,4级法师在千帆城,已经算很有分量了。这样的人物,派手下揍几个小贼,砸几个见不得光的赌摊,乌鸦工会也不可能直接抄家伙杀回去,所以黑莲花来了。

     “我要格里菲斯?加洛林,价钱随你们开。”凯尔的眼神中隐藏着浓浓的不屑,出身高贵的他,向来看不起这些阴沟里的老鼠,即使对方的美貌让他有点心动。

     如今的凯尔,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即使自小所受的教育让他保持着上位者应有的风度,但态度却显得过于霸道了。

     “抱歉。”黑莲花没有丝毫惶恐,直接出言拒绝:“要让我们往死里得罪加洛林男爵,凯尔爵士您还不够分量,即使加上您身后的奥斯本家族也还不够。”

     拒绝得很干脆,但却隐藏着某种暗示。

     再拉上几家够分量的,乌鸦工说不定就便答应了呢。

     可惜,凯尔爵士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又或者,他还找不到适合的盟友。

     “你打算拒绝我的友谊?这么重大的决定,你可以做主?不需要回去请示你们那位藏头露尾的会长阁下?”

     “这种事就不需要麻烦会长大人啦。”黑莲花毫不在乎凯尔对自己首领的讽刺,“小女子在工会里还算说得上话,而且——”黑莲花掩了掩嘴,轻笑道:“会长大人才不会这么蠢。”

     言下之意,就是说凯尔爵士提出这样的要求,实在是愧对4级法师的身份。

     凯尔?奥斯本沉默了一阵,“看来是我过于自信了。这几天,我确实有点得意忘形,感谢你的提醒,以后有机会,我会报答你们的。”

     究竟是被削了面子后出言威胁,还是闻过则喜心怀感激,那就只有凯尔本人知道了,反正黑莲花不在乎。

     “既然你们不愿意出手,那我换一个要求。给我有关格里菲斯?加洛林的所有情报,包括他未来一个月的行程安排。这样的要求,你们应该就不会为难了吧?”

     格里菲斯要离开千帆城,在有心人眼中完全算不上秘密。

     租住的宅院要退租,还有准备行装,变卖不需要的物品,购入千帆城的特产,安娜等人忙里忙外,从来就没有想要保密,也不认为能瞒得了谁。

     “1000金龙。”黑莲花没有拒绝,也没有因为出卖格里菲斯而感到丝毫羞愧。这一趟来得不亏,不但顺利解决了工会的一个小麻烦,还顺道做了笔生意,最大的收获是跟一位即将加入术法同盟的4级法师搭上了线。

     黑莲花现在的心情很好,所以她开了一个友情价。

     毕竟格里菲斯是贵族,还是法师,更是乌鸦工会长期的合作伙伴,这个价钱其实一点不高了。这个世界可是有预言魔法的,一旦事情败露,乌鸦工会的损失也小不了。

     “500金龙。”凯尔?奥斯本握着魔法杖的手指暗暗用力,连手臂的青筋都要露出来了。从来没有跟乌鸦工会打过交道的他,并不了解收费标准,所以一开场才能说出“价钱随你们开”这样霸气的话来。

     别看凯尔爵士一身高级装备,魔法袍是最高级的丝绸织就,手上魔杖镶嵌的红宝石更是有鸡蛋大小,但那都是家族传承下来的。

     即使奥斯本家族底蕴深厚,家大业大,但花钱的地方也多,凯尔从家族领取的津贴,也就相当于格里菲斯的三四倍而已。

     每年2000金龙,不但要花费在学业上,还要养手下!凯尔可没有格里菲斯抄卷轴的本事,偶尔抽空制造些营养剂,除了手下消耗掉的,剩余也不多,卖出去也是聊胜于无,赚些零花钱而已。

     总结来说,凯尔爵士级别虽高,却比格里菲斯还要穷,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默许手下的半兽人时不时出城一趟,重操当年在腾格里荒原的旧业。

     说句题外话,凯尔手下的半兽人大多都是来自昔兰尼亚的奴隶。

     这些半兽人世代生活在贫瘠的腾格里荒原,除了放羊抬羊,最大的爱好就是到富庶的邻国昔兰尼亚抢劫,遗憾的是昔兰尼亚的军队也不弱,装备精良程度更是傲视坠星海南岸,所以半兽人奴隶最近几十年都是昔兰尼亚的特产之一。

     黑莲花开口就是1000金龙,在凯尔眼中完全是狮子开大口,把自己当凯子。可怜的女盗贼,还觉得自己卖了对方一个人情呢。

     “那就500金龙好了。”黑莲花虽然心里面很鄙视凯尔的抠门,但考虑到对方前程远大,最终还是笑着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