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欧阳天衡的座驾和他的人一样,是一辆很低调的suv,坐五个人也不算拥挤,一路上郁乐乐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宋辞薇他们偶尔也跟着附和几句,没一会儿就到了酒店门口。

     “天香楼?这里很贵的吧?”天香楼的总店在帝都,分店遍布全国,就价位来说,绝对算得上是高档的奢侈酒店了。

     沈家裕看了眼酒楼外面那块金灿灿的牌匾,悄悄瞥了眼欧阳天衡,不禁为他的钱包掬了把同情泪。

     郁乐乐和杜宁也偷偷拿眼打量着欧阳天衡,很明显,她们也觉得没有必要来这么贵的酒店,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请几个穷学生吃饭,随便找个性价比不错的餐厅意思意思就行了嘛。

     一行人中,也就宋辞薇比较淡定坦然了,如果欧阳天衡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警察,那么带他们来天香楼这种地方吃饭自然是有压力的,但是很可惜,他不是。

     欧阳天衡,其实更准确来说,应该叫他梁天衡。

     当年一场轰动全国的绑架案,使得年仅八岁的梁天衡失去了双亲,同时自己也患上了十分严重的创伤后遗症,一度拒绝与任何人交流。他的祖父梁缙云为了保护他,权衡之下,将年仅八岁的梁天衡送到s市的心理学教授外祖父家休养。这一待就是十多年,除了逢年过节会前往帝都探望祖父祖母,欧阳天衡可以说是在外祖父身边长大的,就连姓氏也随了他。

     天香楼是帝都梁家的产业,作为梁家的嫡长孙,带几个朋友来自家酒店消费,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欧阳天衡知道沈家裕的意思,不过他并不打算解释什么,而是直接带着几人进了之前就订好的包厢。

     “太破费了吧?”见欧阳天衡居然带他们进了包厢,就连最先起哄闹着要欧阳天衡请客的郁乐乐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么一个包厢,价值可顶的上普通人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欧阳天衡却只是笑了笑,朝服务员招招手:“点菜吧。”然后看向几人,问,“想吃什么?”

     “随便啦,我们不挑的……”郁乐乐的话音刚落,宋辞薇不紧不慢的嗓音就响了起来,“佛跳墙、荷叶糯米鸡、芝士焗龙虾、水晶虾仁,对了,听说天香楼的烤鸭也很有名。”

     “……”

     杜宁和郁乐乐一脸诧异地朝宋辞薇看了过去,薇薇今天是吃错药了吧?趁火打劫要不要这么明显啊?

     欧阳天衡也有些意外地抬眸看了她一眼,宋辞薇见他望过来,戏谑道:“师兄钱带够了吧?”

     欧阳天衡不由笑道:“够,你们喜欢就尽管点,不用为我省钱。”

     大家见他这么说,也不再矫情,都点了自己喜欢却也不至于太贵的菜,见他们都点完了,欧阳天衡接过菜单,又点了几道菜,才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就这些吧,尽快上菜。”

     “好的,欧阳先生。”服务员微笑着接过菜单,恭敬地退了下去。

     少东家亲临,天香楼方面自然不敢怠慢,没一会儿就将菜品上齐了。

     “咦?今天上菜速度好快!”郁乐乐看着满桌的美食,不由托着腮小声嘀咕道,“难不成这也看脸?”说着,抬头朝宋辞薇和欧阳天衡这两位颜值担当瞄了一眼。

     杜宁实在不忍看这货继续犯蠢,拿胳膊搡了她一下,后者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倒是难得没有再说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低头夹菜。

     饭到中旬,欧阳天衡举起手里的果汁对着宋辞薇三人道:“今天这起案子多亏了你们帮忙,我在这里代表我和我的同事们向你们表示感谢。”

     “不用不用!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见欧阳天衡一本正经地致谢,郁乐乐噎了一下,忙摆手道,“再说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主要还是薇薇和欧阳师兄你的功劳。”

     杜宁也跟着点头:“乐乐说的不错,是薇薇先发现的不对,也是她挺身而出与歹徒周旋的,要感谢就感谢薇薇好了。”

     “嗯,这次多亏了宋同学,才能这么轻松地将歹徒治服。”欧阳天衡看向宋辞薇,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不过你毕竟还只是个学生,这种危险的事以后不要再轻易尝试,下次如果再碰上,一定要记得报警等待支援,万事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欣赏归欣赏,对于宋辞薇的做法,欧阳天衡却是不怎么赞同的。

     “我明白的,谢谢欧阳师兄。”宋辞薇笑着点头应下。

     见宋辞薇听进去了。欧阳天衡也不再多说什么。

     谈话到了这里,此事就算是揭过了。

     这一顿饭在郁乐乐和沈家裕偶尔的插科打诨之下,享用得还算愉快,几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便推门出了包厢。

     迎面走来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郁乐乐无意识地扫了眼,突然瞪大眼睛激动地拉了拉宋辞薇和杜宁的胳膊:“你们快看,那个人是不是我男神他爹傅市长?”

     宋辞薇和杜宁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果然,在一群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之中,傅家明傅市长清隽挺拔的身形显得格外显眼。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傅尧出色的外形,有很大一部分是遗传了他的父亲。

     就在宋辞薇等人打量间,以傅家明为首的那群政客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其中一个微微发福的圆脸男人原本正半眯着眼睛,余光似乎扫见了几人,突然扯着嗓门喊道:“哟!这不是欧阳小子嘛!”

     欧阳天衡一愣,看清了来人,上前两步道:“陆局。”

     陆定锋笑眯眯地拍拍他的肩,转头对傅家明道:“老傅你说巧不巧?刚刚还跟你说起这小子呢,这会儿就在这给遇上了,来来来,认识一下,这是欧阳天衡,我们刑侦队的大队长,前两天刚刚从国外深造回来,海湾花园那个案子,接下来就应该是他接手了。”

     “哦!原来你就是欧阳天衡啊!老陆跟我提过好多次了,年轻、有闯劲,长得还一表人才,不错不错!”傅家明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透过厚厚的镜片将欧阳天衡打量了一番,随即伸手,同陆定锋一样,以示亲近地拍了拍他的肩,“这次海湾花园的案子上头挺重视的,小伙子好好干,可别辜负了陆局对你的期望啊!”

     欧阳天衡点了点头,态度不卑不亢:“我会的,傅先生放心。”

     傅家明眯起眼睛,转头对陆定锋笑道:“这小子是个人才,你眼光倒真是不错。”

     “那是!我陆定锋的眼光,那可是出了名的犀利的!”陆定锋这双眼睛,曾经可是被警界的同僚们戏称过“雷达眼”的,当初也正是凭借着敏锐的直觉和犀利的眼神,他才得以屡破奇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的。

     傅家明笑了笑,不置可否,目光落在宋辞薇四人身上,倒是愣了一下:“这几位是……”

     欧阳天衡:“我师弟,还有三位都是s中的学生。”

     “傅叔叔好!”欧阳天衡话音一落,郁乐乐等人便礼貌地向傅家明问好。

     “好好好!你们好啊!”s中正是傅尧就读的中学,傅家明连连笑着应声,看上去意外的随和亲近,丝毫没有一市之长的官架子,“你们这是吃完饭了?要回去了?”

     郁乐乐道:“是呀,我们刚刚吃完,正准备回去了!”

     傅家明点点头,陆定峰眯了眯眼睛,笑着拍着欧阳天衡的肩膀,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们了。”

     欧阳天衡点点头,与其余众人简单地寒暄几句,便领着宋辞薇四人出了天香楼。

     “男神他爹人真好,看起来好随和啊,一点架子都没有,长得还那么帅!”坐在车厢里,郁乐乐托着下巴,一脸迷醉地评价道。

     杜宁不忍直视地翻个白眼:“花痴男神就算了,你居然还花痴男神他爹!你的节操是被狗吃了吗?”

     “傅叔叔本来就很帅啊!”郁乐乐不服气地瞪眼,“而且我听我爸说,这次换届傅叔叔很有可能被调到帝都去呢!”想到这样一来很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男神了,郁乐乐又有些沮丧,“不过如果傅叔叔真的要调任的话,我家男神也得跟着他一起走呢,心塞。”

     “傅学长已经高三了,今年就要毕业了,就算他爸不调任,你又怎么能保证他一定就在s市上大学?”

     s市最好的大学是s大,虽然就名望和师资来说,在国内都算得上数一数二,可比起帝都大学来,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然而以傅尧的能力,上帝都大学都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据她所知,向傅尧伸出橄榄枝的国外名校也有不少。

     听了杜宁的这一番话,郁乐乐顿时塌了肩膀靠在宋辞薇怀里,神情更沮丧了。

     宋辞薇动作轻柔地抚了抚她的发丝:“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何必自寻烦恼。”

     傅尧向来是个倔强又有自己想法的人,上一世之所以会妥协,不过就是缺少筹码罢了,这一次,她都将筹码送到他手上了,以他的智商,应该不会让她太失望才对。

     傅尧,他会怎么做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宋辞薇目视前方,眼里透着一丝淡淡的愉悦。

     一路听着几个小女生的对话,欧阳天衡也不禁失笑,果然还都是小孩子。微微侧头,余光却是捕捉到了后视镜里宋辞薇的神情,他不由一愣。

     察觉到了欧阳天衡的目光,宋辞薇朝他微微一笑,看起来倒是符合她这个年纪的纯真烂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