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祁嫣然是在宋辞薇挂断电话将近四十分钟之后才驱车赶到的。

     她开着辆宋辞薇从没见过的银灰色suv,一个大甩尾停在了她的面前,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难得看到祁嫣然这么素面朝天的模样,宋辞薇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疲惫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问道:“昨晚又喝酒了?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疲劳驾驶,听起来就有些让人不安呢。

     祁嫣然顺手捋了一把被风吹到额前的乱发,听到宋辞薇这么问,整张素净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麻花:“唔,我昨晚……唉,算了不提了。”

     祁嫣然抿了抿唇,脸颊隐隐有些发烫,拿那种少儿不宜的羞耻事情和宋辞薇这个还未成年的小丫头说,她总觉得有些抹不开脸。

     见她一脸不愿多提的样子,宋辞薇也没继续追问,只是微微侧身,指了指身后道:“先让他们上车吧。”

     “他们?”祁嫣然原本就因为今天一大早的晴天霹雳而有些心不在焉,下了车见着宋辞薇之后,注意力也都放在她身上了,闻言这才顺着宋辞薇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彻底惊呆,祁嫣然瞪大了眼睛:“卧……卧槽!”这到底是什么鬼?!这丫头整天神神叨叨的究竟在忙些什么啊?!

     那个长得像狮子一样的怪物究竟是个啥?!

     还有那蓝乎乎的一团,这不是宋辞薇的宝贝爱宠小蓝吗?它裹着的那一团又是个啥?!

     饶是连异能这种设定都已经欣然接受了的祁嫣然,这一刻还真真有些不淡定了。

     “他叫萧杨,具体的情况一会儿我再跟你解释。”宋辞薇目光落在见了生人略显拘谨,正满目戒备地打量着祁嫣然的萧杨身上,淡淡地朝祁嫣然解释道,“至于他……”视线移到了被小蓝缠绕着的男人身上,宋辞薇原本清淡的目光稍稍暗了几分,眯了眯眼,却是没有再继续往下解释什么。

     祁嫣然定定地看了眼宋辞薇,再看向那团蚕蛹状的蓝色火焰时的目光,就多了那么一丝古怪了。

     她已经分辨出了小蓝浅蓝色的火焰下的那一团,分明就是个男人嘛!只是对于这个男人,宋辞薇这个小丫头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倒是引起了她的几分兴趣。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呢?

     “走吧,先上车。”祁嫣然收回目光,朝宋辞薇摆摆手,然后转过身,径自拉开驾驶座的门,坐了上去,发动车子。

     宋辞薇也不跟她客气,先让小蓝托着正昏迷不醒的男人丢进后备箱里,接着拉开后座的门,将萧杨安排在了后排座椅上。

     “吼!”萧杨坐在车里,转头朝宋辞薇发出了一声轻吼。

     祁嫣然吓了一跳,猛地转头看了过来。

     宋辞薇朝她比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看向萧杨,解释道:“我们在九幽山上有一座私人别墅,那里没有什么人,很安全。”

     听懂了宋辞薇的话,萧杨点了点头,倒是安静了下来。

     宋辞薇见它端坐在座椅上,虽然仍有些拘谨和不自然,但到底是放下了眼底的戒备,这才绕到副驾驶座,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祁嫣然被先前那声兽吼震住,这会儿又忍不住扭头多看了萧杨一眼,被宋辞薇一个瞪眼之后,倒是安分了,也不再去偷偷拿眼打量兽化的萧杨了。

     勉强压下了心中的好奇,祁嫣然想到先前透过后视镜瞧见了宋辞薇将那个蚕蛹装的东西塞进了后备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换了个话题问道:“后备箱里的那个,是个人吧?还是个男人?长什么样啊?你就这么给扔后备箱了?”这也太随便了吧?万一磕到碰到,破相了怎么办?

     “放心,死不了。”宋辞薇睨了她一眼,然后收回视线,目视前方,声音淡淡地回道。

     祁嫣然无语:“……”

     死不了?就这样?这两人得是多大仇啊?

     抿了抿唇,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看了眼后视镜,祁嫣然恰巧对上了萧杨那双血红色的眸子,不由又愣了一下。

     没等祁嫣然反应过来,宋辞薇平稳的不带一丝起伏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萧杨是实验体,被植入了雄狮的基因,但融合的并不是很完美,只能算是个残次品。三年前被傅家明抓去做人体实验的一共一百零八人,只有他活了下来。”

     先前宋辞薇并没有跟祁嫣然说过人体实验的事,因此乍一听到“人体实验”这个词,祁嫣然一脸的震惊,方向盘猛地一个打滑,舌头都有些打结了:“人、人体实验?”

     竟然真的有这种实验存在吗?她还以为人体实验只存在于科幻小说里呢!

     “是的,*实验。”宋辞薇漂亮而干净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为了掌握异能者的秘密。”

     说完,微微低头看了眼祁嫣然脱了手的方向盘,淡淡道:“握好方向盘,好好开车。”

     傅家明是一个极有野心的人,以他目前所处的位置来说,其实并没有资格和权限知道异能者研究所的存在,但他心机深沉,又善于谋略,前些年也不知怎么与于家搭上了线,取得了于家当家人于老爷子的信任。

     近两年傅家明一直与于家往来密切,甚至让傅尧与于老爷子的嫡亲孙女于露定下了婚约,因此傅家明或多或少也通过于家,知道了一些有关于异能者的秘密。

     然而仅仅就是凭借着这些零零碎碎的信息,他就能一手主导,并且操纵这样一场颇具规模的人体实验,傅家明这样的心机和手段,实在令人胆寒。

     乍然之下听闻这么大一个关于傅家明傅市长的秘密,祁嫣然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还真有些消化不良。

     那位傅市长,据说也是个亲切和蔼、为民请命的好官,他任职的这些年政绩不菲,s市的经济发展也连续飞跃了好几个台阶,没想到背地里竟然也会做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薇薇,你不该告诉我这些的,知道了这么多,我怕被灭口。”祁嫣然一边开车,一边扭头看了眼宋辞薇。

     宋辞薇弯了弯嘴角:“晚了,我们已经在一跳船上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这话,车子一路上了盘山公路。不多时,一座哥特式古堡风格的私人别墅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怎么样?是不是很赞?”祁嫣然把车开到别墅门口,关掉引擎,邀功似的朝宋辞薇挑了挑眉。

     这可是她专门托人找了国外的建筑大师亲自设计的,花了不少钱呢。

     宋辞薇点头:“还不错。”

     虽然比起上一世那个男人在欧洲的私人古堡是差远了,但毕竟这是s市,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跑前跑后那么久,居然只得了宋辞薇这丫头一个“还不错”的评价,祁嫣然显然有些不太满意,不过想到这丫头从来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性子,心下倒是稍稍释然了。

     下了车,齐嫣然和宋辞薇走在前面,萧杨一边环顾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一边亦步亦趋地跟着她们身后,而小蓝,则如先前一般,缠绕在那个男人的周身,不近不远地坠在最后。

     “走吧,进去看看。”推开别墅大门,齐嫣然晃了晃手上的钥匙,弯起眉眼愉悦地说道,“正好去验收一下even大师的劳动成果。”

     “even?”听到这个名字,宋辞薇倏地抬眸,脚下的步子也微微一顿,抬头朝齐嫣然看了过去。

     齐嫣然只当她是不知道even这个人,倒是耐下心来给她解释道:“even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那个托朋友联系的建筑大师,中英混血,年纪也不大,长得那就一个字——帅!”

     回想起先前初次与even大师碰面时的场景,齐嫣然仍是懊恼、窘迫不已。当时自己居然错把even大师认成了他的助手,甚至还轻挑地出言调戏了对方几句,眼看齐嫣然的关注点越来越歪,还是她的朋友看不下去了,这才出言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将他们相互介绍了一番。

     齐嫣然心想,自己当时听闻面前的混血帅哥就是那传闻中的even大师时,大张着嘴巴、一脸shock到的表情,一定是蠢透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因为她的印象里,凡是能被称之为“大师”的人物,都应该是五六十岁,头发花白或是半秃的胡子拉渣的老头子,乍一见那么一个年轻又英俊的混血帅哥,是个人都会有些消化不良的。

     不过even这人倒是好脾气也好休养,他并也没有因为齐嫣然的冒犯而直接拉下脸,反倒是夸了她几句直率可爱什么的,然后又言语风趣幽默地将这场尴尬的初次会面圆了过去,之后的交谈倒是进行的十分顺利并且愉快。

     想到这里,齐嫣然忍不住赞叹了一句:“even是我见过最绅士体贴的男人。”

     ,建筑大师,中英混血,具有绅士风度。

     捕捉到这几个关键词,宋辞薇目光一亮,扭头问道:“这个even大师的全名,是不是叫?”

     齐嫣然微微诧异道:“对!就是!你怎么知道?”

     果然是他。

     宋辞薇心下了然,忆起前世这个男人的遭遇,眸色深了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