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第二天一早,宋辞薇吃过早餐就去了学校,她到的时候教室里的人已经不少了,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或聊天或讨论习题,其中两个女生小声的议论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

     “听说是个混混,就住在海湾公园附近的出租房里,无业游民,又好赌,估计是被高利贷追债给弄死的。”

     “不会吧?高利贷追债干嘛要杀人啊?”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些放高利贷的不都这样,追不回钱就弄死泄愤呗。”

     “那也不用焚尸啊,好变态!新闻里虽然放出来都打了马赛克,但我还是觉得好恶心。”

     “谁知道啊,大概是想毁尸灭迹,或者就是纯粹的泄愤。”

     “哎,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就这点程度你就受不了了?前两天我看了部美剧,里面比这血腥多了,我跟你说啊……”

     接下来两个女生的话题成功转移到了美剧上,宋辞薇收了思绪,回到座位将书包放下,边上的杜宁正在看书,见宋辞薇来了,便放下书本。

     “据说这次月考数学140分以上的全年级不到十个,不过其中有个得了满分,你猜是不是你?”

     宋辞薇拿出书本,看着杜宁揶揄的笑容,一本正经道:“是啊。”

     “薇薇,你这样我真的很没有成就感唉。”杜宁遗憾地叹了口气,宋辞薇总是这样风轻云淡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宋辞薇笑了笑,没有说话。

     没多久早自习的铃声就响了起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抱着一叠卷子笑容满面地进了教室,同学们瞧见了他脸上的神色,不由松了口气,私底下交头接耳起来。

     “看来这次我们班考的不错,看何老头笑得,跟朵菊花似的。”

     “年级里唯一的满分在咱们班,他能不得瑟么?”

     “不用说,肯定是宋辞薇。”

     “幸好有宋辞薇这个护身符在,否则跟隔壁班一样,每次考砸都要被何老头骂得狗血淋头。”

     “薇薇可不就是我们班的吉祥物呀!”

     何老头神采奕奕地走上讲台,照例开始分析起年级里这次月考的情况,基本与杜宁透露的无二,接着该表扬的表扬,该打击的也得打击,完了之后,就是大家最紧张的一个环节了——

     发卷子。

     何老头是个老古板,他同大多数古板的中学老师一样有个习惯,就是喜欢改好卷子之后,再按照分数的高低给卷子排序,然后站在讲台前一个一个的叫名字领卷子。

     对于那些成绩优异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件十分令人享受愉悦的事,但是对那些成绩不太好的同学来说,那简直就是噩梦了。

     显然郁乐乐就是常年经受这种噩梦的学生之一。

     郁乐乐是个偏科很严重的妹子,她的语文和英语特别好,是那种经常活跃于各种作文竞赛、古汉语诗词竞赛以及英文演讲竞赛中的高材生,但与之相反,她的数学特别特别烂,是那种满分150分,能考出38分的那种奇葩。

     “薇薇,你觉得我这次能及格吗?”郁乐乐奄奄地趴在课桌上问道。

     宋辞薇给她打气,“一定能及格,你要相信自己。”

     “宋辞薇,150分。”宋辞薇话音刚落,讲台上的何老头就捏着一张试卷,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宋辞薇同学是全年级唯一的满分,卷面也十分干净整洁,大家要向她学习,来,宋辞薇同学,上来拿你的卷子。”

     何老头的话一出,班上的同学齐刷刷地看向了宋辞薇,脸上大多是仰慕和崇拜。

     一个人如果优秀到一定境界,那么所有的羡慕嫉妒都将化作崇拜和仰望。大家都被宋辞薇这个学神打击习惯了,听到这个结果自然也不意外。

     宋辞薇淡定地上去领了卷子,又受了何老头好一番表扬和鼓励,才重新回到了座位上,中途不期然撞上了于露的目光,她朝宋辞薇友好一笑,宋辞薇也微笑着颔首,跟着便移开了目光。

     接下来一整天,各科的月考卷子陆陆续续地分发下来,宋辞薇捏着刚拿到手的成绩单扫了一眼,正准备塞进书包里,一旁的郁乐乐眼疾手快地伸手抢了过去。

     “天啦噜!薇薇你的成绩单真是闪瞎我的狗眼!”郁乐乐显然被宋辞薇成绩单上那一排整齐划一的第一名给深深震撼了,捂着眼睛一副被深深刺激到的模样。

     宋辞薇幽幽地将成绩单抽了回来,塞进书包里,“走吧,回家了。”

     如宋辞薇所料,郁乐乐这次月考数学突破了90大关,因此心情还不错,见宋辞薇不搭理自己也不生气。

     “终于到周末了,可以睡懒觉咯!”

     “你不是说这周末要去世纪公园看樱花吗?”杜宁睨了她一眼。

     郁乐乐回瞪她:“看樱花也不用一大早就去吧?”

     “去晚了人多。”

     “人多才热闹嘛!”

     “那上午10点在世纪公园门口碰头吧,乐乐你可别睡过头。”杜宁道。

     “嗯,放心,我会调好闹钟哒!”

     “薇薇呢?”杜宁扭头看向宋辞薇。

     “我没问题。”宋辞薇点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见。”

     “拜!”

     “拜拜。”

     约好了周末的行程,三人就各回各家了。

     宋辞薇和她们告别之后,却是没有直接回家,她给家里打了电话,推说和同学出去玩,不回家吃饭了。

     宋蕴夫妇不疑有他,嘱咐了她几句注意安全后就应下了。

     宋辞薇挂断电话,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盛世。”

     司机闻言,讶异地朝后视镜望了一眼,盛世是s市最著名的高档私人会所,去那里的人非富即贵,而眼前这个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小姑娘,显然还是个高中生吧?

     不过司机并没有多话,直接将宋辞薇送到了目的地。

     付了钱,宋辞薇推门下车,走进大门的时候,一男一女从她身边走过,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个穿着粉色西装,一看就十分风流的英俊男人撞了她一下,见宋辞薇望过来,男人微微矮身,扬唇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小妹妹。”

     男人的脸瞬间在宋辞薇面前放大了数倍,宋辞薇一愣,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的样貌。

     纪淳?京城纪家的二少爷。

     上辈子在那个男人身边的时候见过几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宋辞薇对那个男人身边的走狗没有什么好感,更何况纪淳此人风流成性,现下见他一脸轻佻的模样,宋辞薇蹙着眉扫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纪淳望着宋辞薇毫不留恋的背影,食指轻触唇角,妖冶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有我好看?”见身边的男人盯着人家未成年小姑娘看的出神,纪淳的女伴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语气酸溜溜的。

     纪淳低头看了眼身边风韵十足的女人,抬手揽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勾唇一笑道:“当然是你最好看。”

     女人满意了,踮起脚尖在纪淳脸颊印了一个香吻,笑容愈发甜美,“嗯,算你有眼光。”

     纪淳笑了笑,不着痕迹地抬手擦了擦女人刚刚亲过的地方,没有再接话。

     另一边,宋辞薇出示了手机里的电子请柬,面前穿着会所制服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面上却是愈发恭敬地将宋辞薇引了进去。

     “这边请。”那女人带着宋辞薇穿过长廊,推开了一扇雕花大门,“祁小姐就在里面。”

     宋辞薇点了点头,姿态从容地走了进去。

     这间包厢很大,装潢也很精致奢华。大厅中央,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正懒洋洋地躺在真皮沙发上,她的正上方悬浮着一只装着红酒的高脚玻璃杯,女人正百无聊赖舒展着葱白的五指,在空中划拉着,而那只红酒杯,竟是顺着她手指的轨迹在空中浮动着。

     这诡异的一幕若是给其他人看见了,准会以为自己见鬼了,而宋辞薇却是习以为常地抬步走了过去。

     “薇薇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好久了。”见宋辞薇进来,红裙女人这才直起了身子,嘟着红唇,似有些不满地看着她。

     宋辞薇走到祁嫣然身边,放下书包坐下,给自己到了杯纯净水仰头喝下,然后才淡淡道:“我又不像你每天都无所事事,我还要上学。”

     祁嫣然毫不留情地翻了个白眼:“要是现在的小盆友都像你这么凶残,那我们祖国的未来还真是堪忧。”

     “我要是不那么凶残,你还有命坐在这里?”

     祁嫣然一噎,沉默了下来。

     的确,这丫头救了自己倒是事实。

     那天她被继母安排的人强迫着染了毒,险些惨遭强=暴的时候被一个陌生的少女救了下来,之后她的异能也是在这个少女的帮助下成功觉醒的,起初她对自己体内那诡异能量惊恐异常,甚至以为自己是个怪物,是这个少女疏导了她,并且教会自己如何控制那股力量,毫不夸张地说,是她给予了自己新生。

     但她毕竟不是什么天真烂漫的无知少女,自然不可能相信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会无缘无故地对自己好,更何况这个少女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宋辞薇见祁嫣然不说话,也能猜到她心中的想法,她救她,的确是抱着某种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