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第二天,宋辞薇早早的起了床,出去晨跑完后去小区门口的早餐店里买了早餐,回到家的时候宋蕴和陆海晴都已经起来了,宋子念还在睡懒觉。

     吃过早餐,宋辞薇去宋子念房里哄小家伙起床吃饭,吃完饭两人玩闹了一阵,陆海晴过来将小家伙带走去医院做身体检查,宋蕴约了s大的教授们一起喝茶,宋辞薇看看时间,也收拾了画具,背起书包出了门。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杜宁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看见你了。”宋辞薇说着,远远地朝杜宁招了招手,杜宁也朝她挥挥手,挂了电话。

     “乐乐说她马上到。”杜宁之前就已经给郁乐乐打过电话,见到宋辞薇顺嘴提了一句。

     “嗯。”

     两人说了会儿话,很快,郁家的豪车就在她们面前停了下来。

     “上车,让胡叔送我们过去。”郁乐乐拉下车窗探出头来。

     胡叔任劳任怨地将三人送到了世纪公园门口,然后便告辞离开了。

     这个时间公园里人已经很多了,三人一路逛着往里面走去。

     “怎么那么多人?都是来看樱花的?”郁乐乐不解道。

     “周末嘛,天气又那么好,大家当然都要出来玩啦。”杜宁抬手遮了遮阳光,望着不远处叽叽喳喳的一群小学生,“是春游吗?”

     宋辞薇远远地看了眼,突然目光一闪,微微笑起来,“应该是吧。”

     “走啦,樱花林就在前面。”郁乐乐左手挽着宋辞薇,右手挽着杜宁,拉着她们往前走。

     “哇!好美!”郁乐乐攥着一把飘下来的落花,忽地朝宋辞薇撒了过去。

     宋辞薇没料到郁乐乐会有这般举动,一时避闪不及,被撒了个正着,淡粉色的花瓣点缀在乌黑的发间,星星点点的,煞是好看,

     郁乐乐一时看愣了,后知后觉地掏出手机要给宋辞薇拍照,就听到身边传来咔擦一声,顿时转头看了过去。

     一个二十岁上下、长相帅气的少年,脖子上挂着一台单反,正保持着按快门的姿势。见几个小姑娘朝自己看了过来,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腼腆地朝她们笑了笑,词不达意地解释道:“呃,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偷拍的,只是……”

     “情不自禁,对吧?”郁乐乐朝少年眨了眨眼,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谁叫我们家薇薇长得美呢?”

     少年闻言,脸更红了,摩挲着相机不说话。

     郁乐乐见他这么容易害羞,也不再逗他,只是道:“嘿!帅哥!刚刚你拍的照片能给我看看吗?”

     一听这话,少年连连点头,“当然!”然后调出照片给郁乐乐看。郁乐乐也不矜持,凑过去看了眼,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竖起大拇指道:“帅哥,摄影技术不错啊,我们家薇薇被你拍得跟个仙女似的。还有,能不能把这张照片发给我?”

     “谢谢。”对于郁乐乐的赞美,少年倒是毫不含糊地收下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到时候我传给你。”

     “好啊!加个微信呗!”郁乐乐十分爽快地掏出手机。

     一旁围观的宋辞薇和杜宁相视一眼,都对郁乐乐强大的交际能力叹为观止。

     “薇薇宁宁快来!这张照片抓拍的真的不错!”郁乐乐兴致很好,宋辞薇和杜宁也不愿扫她的兴,三两步走到她身边看了眼少年抓拍到的照片。

     宋辞薇本来就是个大美人,更难得的是她很上镜,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那种,抓拍起来尤其好看,是那种很容易让人一见就怦然心动的类型。

     宋辞薇原本并不乐意自己的照片出现在一个陌生人的相机里,但在听到那个少年的名字时,却是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我叫沈家裕,是s大的学生,听说这里的樱花开的不错,就跟师兄一起过来看看。”

     很快就跟少年打成一团的郁乐乐顺口接道:“那你师兄人呢?”

     “去买饮料了,应该就快回来了。”

     “哦哦!”郁乐乐点了点头,食指划了划杜宁和宋辞薇,“我们是s中的学生,今年高二,我叫郁乐乐,这个是杜宁,宋辞薇。”

     “你们是s中的学生?”沈家裕眼睛一亮,“我也是s中毕业的,原来是学妹。”接着看向宋辞薇,眼底多了一丝惊喜,“原来你就是宋辞薇,难怪刚刚觉得有点眼熟。”

     “咦?”郁乐乐一脸惊奇,十分自来熟地道,“学长你认识薇薇啊?”

     “s中的学神啊。”沈家裕道,“你不知道,宋学妹人气可高了,连我这个不怎么上社交网站的都知道她。”

     沈家裕这么一说,郁乐乐秒懂了,看了一眼宋辞薇,顿时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我们家薇薇就是这么牛逼!”

     少年正欲接话,视线却落在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身上,他连忙挥手示意,“师兄!这里!”

     他一出声,三个妹子就齐刷刷地转头看了过去,对面的男人——没错,就是男人,比起沈家裕来要成熟的多,他脊背挺直,长相俊毅,穿着一件普通的黑衬衫,袖口处挽了起来,露出一截小麦色、肌理分明的小臂,手上抓着两瓶矿泉水,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利落和英气。

     “你师兄太有型了!”郁乐乐忍不住赞叹道。

     宋辞薇看着不远处信步而来的男人,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欧阳天衡,s市刑警队的队长,然而,就连局长陆定峰都不知道,他的家世背景远超所有人的想象。

     上辈子他是唯一一个看穿了傅家明真面目并且执着地追查真相的人,他曾经给过她希望,只可惜,这个男人原则性太强,也太过理智,他坚持采取法律的手段用证据说话,而宋辞薇却永远也做不到这一点,那些人毁了她的人生,害得她家破人亡,她又怎么可能保持理智?

     最终宋辞薇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方式,然而这也注定了他们不会成为朋友,她终将走到欧阳天衡的对立面。

     不过现在,这个人她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她们是……”

     就在宋辞薇思索间,欧阳天衡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他的眼风在三人身上淡淡地扫过,郁乐乐和杜宁却是脊背一僵,她们明显感觉到了一股震慑人心的威压!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明明什么也没做,只是淡淡了扫了她们一眼,却让她们压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沈家裕察觉到了她们神色的僵硬,有些歉疚地解释道:“不好意思哈,我师兄是做刑侦工作的,被他看过的人都会浑身不自在,这很正常,你们不要介意哈!”

     不介意你个鬼哟!吓死人的好嘛!

     不过碍于某尊大佛杵在那儿,两女都没有开口,就连最耐不住寂寞的郁乐乐也不自觉地收敛了气息,安分得跟兔子似的。

     师兄一来就冷场,沈家裕也很无奈,他看出了妹子们的不自在,很识趣地扯了两句,然后拉着师兄告辞了。

     见两人走远,郁乐乐抚了抚小心脏,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之色,“妈呀!我以后再也不敢随便花痴帅哥了!”这个气场实在太强了,姐hold不住啊!

     “不愧是搞刑侦的,那气势太吓人了。”杜宁也忍不住点头道,“你们说他有没有开过枪杀过人?”

     “我觉得有!”

     杀没杀过人,其实从气场上看,的确是可以分辨出来的,不得不说,郁乐乐瞎猫碰到死耗子,蒙对了。

     欧阳天衡是杀过人的,这一点,重活一次的宋辞薇很清楚,不过人艰不拆,她还是给她们保留一丝幻想吧。

     两人经过了欧阳天衡刚才的那一眼,仍是心有余悸,郁乐乐提议放个风筝压压惊,于是拉着杜宁去隔壁的小卖部买风筝去了。

     宋辞薇留在原地,取出了画板画具,盘膝坐在草地上开始画画。

     宋辞薇在绘画上很有天赋,上辈子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她也不会将这项兴趣爱好荒废了许久,直到后来发现了她异能的秘密,才重新拿起了画笔。

     那一簇冰蓝色的诡异的火苗小蓝,其实还有一个更加炫酷更加中二的名字——

     噬之焰。

     顾名思义,它的能力是吞噬!吞噬他人的异能,为自己所用!

     上辈子宋辞薇是在无意中吞噬了一个黑暗画师的异能之后,才发现了这个秘密的。

     那个黑暗画师之所以被人称之为黑暗画师,是因为他所作之画能让人堕入心魔,从而击垮这个人的心理防御,使之成为行尸走肉。

     这无疑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上辈子宋辞薇就险些在那个黑暗画师手上栽跟头,若不是她心智够坚定,最后更是在危急关头爆发了精神力,促使小蓝提前进阶,并且在关键时刻吞噬了那人的力量,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而现在,这种能力到了她的手里,却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化学反应。

     俗话说,画由心生,你心里的想法,在你的画里统统都能体现出来,而同样的,心随画动,你的画中所表达的情绪,也是能牵动看画之人的内心。

     宋辞薇的这项异能,则是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这也是为什么宋辞薇总爱作画,又将画挂在家里各个角落的原因。

     她的画,能净化人心,洗涤灵魂。

     眼下,不过寥寥几笔,就能从中窥见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