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出了包厢,纪淳脸上的笑容瞬间一敛,抽出胸口的方巾用力擦拭着碰过那几个女人的双手,原本还风流妖孽的俊脸上多了几分狰狞。

     擦着擦着,他突然想起了在会所门口碰上的那个小丫头,忙掏出手机,拨通了某个号码。

     “说。”对面很快传来了一道低沉暗哑,隐含着浓浓危险气息的嗓音。

     纪淳倒是没有露出什么不悦来,显然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冷淡,不过想起某人的吩咐,便道:“我好像找到她了。”

     如他所料,电话那头的人呼吸滞了几秒:“在哪?”

     “啧啧。”不过就是个未成年的小丫头片子,至于这么紧张嘛,纪淳挑了挑眉,想到这人常年一脸禁欲高冷的不容侵犯模样,突然生出了几分恶趣味来,“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我不确定是不是你要找的人,毕竟人家姑娘还穿着校服,你该不会这么禽兽,连高中生都不放过吧?”

     对面的男人对他的调侃无动于衷,只冷冷道:“哪个高中?”

     纪淳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高、中、生!”

     “看着她,我会尽快抽身。”说完便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纪淳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君诺,你也有今天啊。”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这个女孩感兴趣,但这无疑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不过那几个老头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更何况这家伙才刚苏醒不久,先前还动用了那种力量……纪淳皱了皱眉,眼底划过了一抹忧色。

     “咦?”

     前头拐角走出了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看清了其中一人正是刚刚在会所门口撞上的小姑娘,纪淳下意识地往后一躲,眉心皱了起来。

     跟那丫头走在一块儿的红裙女人是谁?看上去有些眼熟,但纪淳死活就是想不起来这人是谁,见两人走远,索性也不再纠结,大摇大摆地跟了上去。

     祁嫣然的保时捷跑车里,宋辞薇的眼风扫过后视镜里的那辆不近不远地跟在她们后面的红色小跑,朝身边的祁嫣然道:“加速,我们被人盯上了。”

     “啥?”祁嫣然闻言,下意识地朝后视镜望了一眼,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但出于对宋辞薇的信任,她一踩油门,瞬间提速。

     “前面左拐。”

     “右拐。”

     “右。”

     “……”

     直到后视镜里的那道红影不见踪影,宋辞薇扯了扯嘴角,“走吧,去吃饭。”

     祁嫣然无语,不过刚刚那一连串的动作,她就是再傻也知道她们被跟踪了,不过她有些好奇,“你刚刚是怎么发现的?”

     宋辞薇睨她,“比你开的还慢的跑车,你觉得这正常吗?”

     祁嫣然一噎,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丫头说的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

     “去吃饭,饿死了!”说罢,祁嫣然一踩油门飙了出去。

     宋辞薇垂眸,眉宇纠结起来。她能发现那辆车当然不止这个原因,而是她记得那辆车和那辆车的车牌。

     纪淳似乎特别钟爱这辆跑车,而她的记忆力向来很好,上辈子她见他开过几次,自然而然就记住了。

     可是这个时候的纪淳,为什么会想到跟踪她?

     宋辞薇想不通缘由,只能将原因归结为刚刚在会所门口的那一撞,她自然不会自恋到以为纪淳会看上自己,但总归是自己身上的某样东西或某些特质吸引了对方,而她身上最特殊的地方,莫过于自己的异能。

     难道说他发现了?是这样吗?

     她知道纪淳也是个异能者,但却不清楚他的异能是什么,只知道应该不是自然系的,难道是感知类的?

     纪淳将人跟丢了之后,懊恼地砸了下方向盘,“死丫头!成精了不成!”他明明跟得那么隐蔽!

     想了想,纪淳将车子一个大甩尾往回开,直奔会所的服务台。

     “刚刚从1206出去的那两个妹子叫什么名字?”

     被纪淳那双桃花眼迷住的女人眼神有些涣散,听到他的问话,毫无保留地回答道:“1206是祁小姐订的包厢。”

     纪淳皱眉:“祁小姐?哪个祁小姐?”

     “祁嫣然祁小姐,星娱的大小姐。”

     “星娱?”纪淳回想了一下,脑子里倒是有些印象,不过传闻那祁嫣然不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大小姐吗?怎么会跟个高中女生混到一起?太诡异了吧?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纪淳满意了,在女人耳边打了个响指,然后潇洒地转身往外走。

     而他身后,女人的目光一滞,似乎觉得有些古怪,皱了皱眉,没发现什么异样,便低头做起了自己的事。

     和祁嫣然吃过晚餐之后,宋辞薇拒绝了对方送自己回家的邀请,“不用,我打车回家。”

     祁嫣然撇撇嘴,瞪她:“我就这么见不得人?”

     语气哀怨的跟个奸夫似的,宋辞薇凉凉道:“你是星娱大小姐,而我只是个普通高中生,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人,你让我爸妈怎么想?更何况你的名声还那么臭。”

     听到宋辞薇居然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个普通高中生,祁嫣然觉得自己的脸有点裂:“太无耻了,就你这样还普通高中生,那这世界上还有正常人吗?”

     宋辞薇才懒得搭理她,挥挥手道:“早点把自己洗白,我走了。”

     祁嫣然:“……”名声那么臭她也不想的好吗?还不是被那俩贱人母女给陷害的。

     不过想起刚刚饭桌上宋黑心辞薇传授的那几招虐渣必杀技,祁嫣然顿时跃跃欲试起来。

     小不点看着倒是纯良的很,没想到鬼心眼儿那么多,当初那个把她当做善良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邻家小妹妹的自己真是蠢透了。

     宋辞薇回到家,宋蕴夫妇关切地询问她玩得开不开心,然后将厨房里洗好装盘的樱桃端了出来给宋辞薇尝尝。

     宋子念捏着一大颗红到发紫的樱桃递到宋辞薇面前,“姐姐吃,甜的!”小家伙嘴角还沾着红色的汁液,显然是之前偷吃过了。

     宋辞薇笑着接过,揉了揉弟弟毛茸茸的脑袋,“小念真乖!姐姐也有东西给你。”

     将之前在日本料理店打包的精致的寿司卷拿了出来,小家伙就馋兮兮地凑了过来,拍着小手道:“漂亮!”

     的确漂亮,宋辞薇捻了一个递到宋子念嘴边,“不能多吃。”

     “嗯嗯!”宋子念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边点着头。

     见宋蕴夫妇只笑看着他们没说话,宋辞薇将成绩单拿了出来,宋蕴和陆海晴看了,也不觉得意外,对女儿来说,拿第一是家常便饭,表扬了两句,又嘱咐她不要松懈,宋辞薇一一点头应了。

     “对了,明天我和乐乐杜宁约好了要去世纪公园看樱花。”

     “不去海湾公园了?也好,这两天那什么焚尸案弄得人心惶惶的,你不去也好。”宋辞薇每个周末都要出去画画,陆海晴想起了这段时间新闻里放的那件凶杀案,顺便提了一句。

     “嗯。”宋辞薇点点头,“我最近不会去那里了,妈妈你放心。”

     一家人又聚在一起看了会儿电视,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傅家。

     傅尧刚刚打完球,身上出了不少汗,一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上了楼,准备回房冲个澡。

     路过傅家明书房的时候,里面却传来父母激烈的争吵声,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吵架了,但吵得这么凶,隔着书房的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却着实是第一次。

     傅尧皱了皱眉,鬼使神差地顿了脚步。

     “你怪我?我这么做是为了谁!那姓张的什么德行你不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胃口大着呢!我们前前后后塞了那么多钱都没堵住他的嘴,我也是气不过,这才找人去吓唬吓唬他而已!”母亲尖锐的嗓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傅尧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吓唬他?直接把人给吓唬死了?”傅家明冷笑。

     “你怀疑我?”傅母尖叫起来,“你居然怀疑人是我弄死的?!我是疯了吗要把他给弄死!杀人是犯法的难道我不知道吗?!”

     “杀人是犯法的,呵呵,原来你还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啊!”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左右你不是第一次杀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晓菁是怎么死的吗!如果不是我帮你擦屁股,你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我面前?你还真以为自己能瞒天过海?!”

     “好啊!你果然还记着谭晓菁那个贱人!你可真对得起我!姓傅的你可别忘了当初是谁帮着你一步步爬到现在这个位子的!要不是我爸爸……”

     “够了!”傅家明怒喝一声,忍了忍道,“你最好祈祷这次没有留下什么把柄,陆局那边我去打声招呼,这件事到此为止!”

     “你不相信我?傅家明你居然不相信我!”

     脚步声渐近,傅尧心猛地一跳,一个闪身躲到了一旁的杂物房里。

     他重重地喘着气,心里却是如惊涛骇浪般起伏不定。

     是与最近的那起传的沸沸扬扬的杀人焚尸案有关吗?他依稀记得新闻里说,那个被害人就是姓张……

     他,似乎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听到外头传来重重的摔门声,以及传出的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傅尧没来由的觉得胸口重的无法呼吸。

     这一晚,有人彻夜难眠,有人一夜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