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薇薇薇薇!”

     宋辞薇甫一踏进学校大门,身后就传来一道清亮的嗓音和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她顿住脚步,刚刚转过身去,肩膀就被人从侧面重重地拍了一下。

     郁乐乐那张太阳花一般的笑脸顿时放大在她的眼前,神神秘秘地说道:“跟你说一个大新闻!”

     宋辞薇与她并肩而行:“嗯,你说。”

     郁乐乐凑过去,压低了嗓音道:“我之前在微信上和沈学长聊天,他跟我说了前天我们碰上的那起拐卖婴儿案的最新进展。”

     宋辞薇步子顿了顿,神情倒是认真了不少:“哦?那案子怎么样了?”

     郁乐乐猛地伸手勾住宋辞薇的脖颈,边走边道:“沈学长在微信上透露说,这周末欧阳师兄他们连夜审问了那对男女,最后他们承受不住压力终于招供了,你知道吗这根本不是一起单纯的拐卖婴儿案,而是团伙作案!而且是有纪律有组织的团伙作案!那对男女不过是这个组织最底层的实施者,拐到了婴儿交给上线然而抽成,至于那些婴儿的去向,他们压根儿不清楚。”

     宋辞薇皱了皱眉,然而不等她开口,郁乐乐又故作神秘地弯了弯嘴角:“不过欧阳师兄和他同事倒是问出了那个上线的身份,你猜猜是谁?”

     “这怎么猜的到?”宋辞薇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笑道,“你就别卖关子了。”

     郁乐乐不大高兴地嘟了嘟嘴:“没劲,你都不猜一猜,多没意思。”

     “哦……”宋辞薇刻意拉长了尾音,似是思索了一番道,“那我猜是前两天新闻里报道的那个被焚尸的那个受害者。”

     “天啦噜!!!薇薇你是福尔摩斯转世吗?这都能猜中!!!”郁乐乐下巴都要掉地上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宋辞薇,“我跟你说啊真的是他!你怎么猜中的?!”

     “你既然让我猜,那必然是我们都知道的,这些天s市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唯一让人印象深刻些的,也就只有这起焚尸案了吧。”宋辞薇不紧不慢地说道,“所以,现在这两件案子都由欧阳天衡负责么?”

     郁乐乐还沉浸在对宋辞薇强大的逻辑思维的震惊之中,这会儿听到她这么问,稍稍愣了一下,然后深吸了口气道:“是的,具体的沈学长也没告诉我,只说现在案子合并之后全部交由欧阳师兄负责了。你说那个被焚尸的混混怎么就跟那两人贩子扯上关系了呢?”

     郁乐乐说着,突然灵光一闪,脑洞大开地阴谋论道:“你说,会不会是这个犯罪团伙内部发生了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个混混是被他们自己人给弄死的呢?”

     “可能吧。”宋辞薇淡淡地附和了一句,随即转移话题道,“昨晚的数学卷子你做完了没?”

     被戳中死穴的郁乐乐脑袋顿时耷拉了下来,嘟着嘴巴气鼓鼓道:“人艰不拆!”话音还没也落下,又瞬间变了脸,一脸讨好地挽上宋辞薇的胳膊,笑嘻嘻道,“最后两大题太难了我都不会,一会儿借我抄抄呗?”

     宋辞薇朝她脑门轻轻敲了一下:“给你抄你还是不会。”

     “谁说的!我也不是盲目地抄啊,看了你的解题过程,我就会了嘛!”郁乐乐低头,用头顶拱了拱宋辞薇,哀嚎道,“薇薇你可不能抛弃人家嘤嘤嘤!”

     宋辞薇推了推她的脑袋,不由好笑:“起来,给你抄就是了,头皮屑都蹭我身上了。”

     “吐艳!我昨天才刚洗的头!”郁乐乐瞬间跳了起来,气鼓鼓地瞪了宋辞薇一眼,“薇薇你学坏了!”

     宋辞薇只淡淡一笑,也不反驳。

     重活一世,她更加贪恋朋友和家人的温暖,也更享受起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见宋辞薇没有搭话,郁乐乐也便偃旗息鼓地闭了嘴,两人并肩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路过教学楼前的小花园时,郁乐乐眼尖地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低呼一声扯了扯宋辞薇的胳膊,指着小花园里似乎正在交谈着的一男一女道:“薇薇快看!那两个是不是于露和傅学长?!”

     宋辞薇被郁乐乐扯住,无意识地顿了脚步,朝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果然,小花园里的一棵梧桐树旁正站在一男一女,男生的薄唇一张一合地正说着什么,而女生则微微垂着头,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但那浑身弥漫着的低落的气息,就连隔着那么远的宋辞薇和郁乐乐都感受到了。

     郁乐乐凑到宋辞薇身边小声八卦道:“啧,真是于露和傅学长呢,薇薇你猜他们在说什么?”

     “不知道。”宋辞薇淡淡地看了一眼,便毫不关心地收回了目光,“走吧,非礼勿视。”

     “别呀!就看看嘛!反正又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郁乐乐见宋辞薇要走,忙上前两步跟上,不怀好意地眨了眨眼,笑道,“你说会不会是于露跟傅学长告白,然后被傅学长给拒绝了?”要不然这两人能有什么好说的呢?总不至于是傅学长主动找的于露吧?

     宋辞薇叹了口气,提醒道:“你忘了吗?他们已经订婚了。”

     “切,那算哪门子的订婚啊?就是他们两家的父母口头约定而已,他们都还是未成年呢。而且你见过有哪对未婚夫妻像他们这样的?平时连话都不说几句,很明显这两人是于露单方面的暗恋傅学长好不好?”一说起这个,郁乐乐便开始滔滔不绝起来,“虽然于露这妹子脾气好颜值也不错,勉强倒也配得上傅学长啦,可是你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一套早就过时啦!也就傅市长脑回路够奇葩,这还在念高中呢,居然就给傅学长整了一个未婚妻,说到底,还是封建思想要不得呀……”

     宋辞薇听着郁乐乐喋喋不休的唠叨,脑仁疼的厉害,她捏了捏眉心,还没来得及开口,手臂就被身旁的郁乐乐重重地捏了一下,然后就听她声线紧张道:“呃,那个啥,薇薇啊,傅学长他……好像看见我们了……”

     宋辞薇抬起头看了过,果然对上了傅尧那双黑黢黢的眸子,她怔了怔,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见傅尧垂眸打断了正一脸急切地和他说着什么的于露,双唇翕动了两下,然后便抬步朝她们走了过来。

     “啊!傅学长这是朝我们走过来了吗?!”郁乐乐本就做贼心虚,也会儿见傅尧朝她们走过来,顿时吓了一跳,拽住宋辞薇的手退后一步,“天啦噜,我们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宋辞薇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抓着自己的手算是安抚,然后朝正在向她们走过来的傅尧,微笑着打招呼:“傅学长早。”然后稍稍移开目光,看向紧跟在傅尧身后眼眶微红的于露,“于露,早啊。”

     宋辞薇沉静平稳的嗓音倒是让郁乐乐的心定了几分,她露出一抹笑来,抬手向傅尧和于露打招呼,笑容戏谑道:“傅学长,于露,早上好啊,你们躲在小花园里聊些什么呢?”

     于露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傅尧,咬了咬唇低下头,没有说话。

     傅尧倒是显得从容镇定许多,只笑道:“倒也没什么,就是家里长辈交代的一些事情而已。”说着,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朝她们颔首,“早自习快开始了,不耽误你们了,我先走了。”

     “嗯,傅学长拜拜。”郁乐乐笑着同他招了招手。

     目送傅尧离开,郁乐乐看向还站在原地的于露,笑道:“你们家跟傅学长家关系真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