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然而得了宋辞薇肯定的回答,祁嫣然却全然没有松了口气的感觉,眉头反而皱的更紧了:“你说他不会死对吧?那个啥……听你之前说的,感觉这人好像还挺厉害的?你说,他醒了之后,不会想要直接弄死我们什么的吧?”

     说着,祁嫣然往宋辞薇怀里的两条小腿瞄了一眼,那意思十分明显——

     你说你丫的趁着人昏迷不醒,就把人俩腿给砍了,这么缺德的事儿,一般人哪能受得了?等他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腿没了,是个人都会发疯吧?

     然而宋辞薇却完全没能体会到祁嫣然此刻的焦躁和担忧,她歪头思索了一阵,眨了眨眼,一脸认真道:“可能吧。”

     直接弄死什么的,应该还算是轻的,依那个男人睚眦必报但近乎扭曲的病态心理,但凡是得罪了他的人,从来是不会留全尸的。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上辈子他那些所谓的“惩罚”,自己受的还少吗?重活一回,她总得要找个机会一一清算回来的,哪怕是付出更大的代价。

     祁嫣然:“……”总有种上了贼船却下不来了的感觉肿么破?

     不过她也不是个杞人忧天的性子,这个男人醒来之后的事情,那就醒来之后再说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更何况天塌了,还有宋辞薇这丫头顶着呢,不过眼下倒是还有另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想到这里,祁嫣然看向一直站在宋辞薇身边,不发一言的萧杨,捅了捅宋辞薇的胳膊,低声问道:“所以,你是想让萧杨在这里住下了?”

     毕竟以萧杨目前肢体严重兽化,还丧失了语言功能的状态来看,它现在根本无法如常人一般正常生活,想来那个废弃工厂是不能再回去了,市中心的公寓更是没法待,它现在这个样子,万一出去吓到附近的居民就不好了,唯独这座位于山顶的别墅,远离人群聚集区,平时也几乎没有人上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嗯。”宋辞薇点了点头,肯定了祁嫣然的猜测,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萧杨,“你就暂时住在这里吧,这边平时也没有什么人出入,很安全。”

     祁嫣然也跟着点头附和:“嗯,好在卧室里的日常用品先前都备齐了,只缺了一些小东西,明天我就让人补上亲自送过来,你就安心住在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宋辞薇想了想,开口道:“不需要麻烦别人了,明天是周末,也没有什么安排,还是我自己去吧。”

     祁嫣然闻言,眼睛顿时一亮,随即上前挽住宋辞薇的胳膊,一脸亲昵道:“我陪你啊,正好,我们还没一起逛过街呢。”

     宋辞薇微微低头,视线在她挽着自己的手上巡视了一圈,抿了抿唇点头道:“好。”

     得了宋辞薇的允诺,祁嫣然的眉眼立刻弯了起来,一双略带着几分妩媚的凤眸中又增添了几分亮色。

     不过就是一起逛个街而已,宋辞薇并不能理解祁嫣然为什么这么兴奋的样子,不过她也没有开口询问,而是转头看向萧杨:“今晚你就暂时住在这里,明天我们再来看你,你觉得怎么样?”

     萧杨对上宋辞薇询问的眼眸,发出一声轻吼之后,便点了点头。

     你都安排好了,我能有什么意见?

     见萧杨对于这样的安排并没有什么不满和异议,宋辞薇这才开始着手准备解决另一个问题。

     她问祁嫣然:“这儿有画室吗?”

     祁嫣然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宋辞薇身上背着的画具,脸上露出了一丝了然,点了点头道:“在三楼。”

     “嗯。”宋辞薇道,“我要去画室,你先带萧杨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

     “你要去画画?”祁嫣然忍不住看了她一眼,满脸哀怨道。

     这丫头不是吧,丢下她和那个言语不通的实验体,自己跑去画画?

     “萧杨的基因融合的并不完善,体内的雄狮基因还处于不稳定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激化,从而丧失理智,我的画能暂时压制他体内的兽化基因。”说到这里,宋辞薇顿了顿,见祁嫣然面露了然,又接着道,“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一个小时……

     祁嫣然默默地瞥了要宋辞薇身边的萧杨,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一个不通人言,只会“吼吼吼”的实验体,也亏得宋辞薇性子静忍受得了,让自己单独和他相处一个小时……救命qaq!

     然而祁嫣然内心的纠结和郁闷宋辞薇根本无暇理会祁嫣然,她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又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眉心皱了起来。

     时间不早了,她需要速战速决,回去晚了,宋蕴夫妇该担心了。

     思及此,宋辞薇快步出了主卧,往三楼的画室走去。

     被留下的祁嫣然和萧杨,只得相对无言。

     “呃,萧杨你好,我叫祁嫣然。”一人一一半兽大眼瞪小眼了半晌,到底还是祁嫣然忍不住率先破功,打破了这阵尴尬的沉默。

     没想到祁嫣然会突然开口,萧杨那双血红色的兽瞳之中闪过一抹讶色,它抬眸看了她一眼,微不可查地翻了个白眼。

     祁嫣然:“……”尼玛长点心好吗!!你以为你脸上长了满脸的金毛我就看不出你在翻白眼吗!!!

     强压下心里的暴躁和郁气,祁嫣然撇了撇嘴,强扯出一抹笑来:“好歹你以后也要常住在这里了,走吧,我带你熟悉一下这别墅的情况。”

     萧杨皱了皱眉,觉得这个蠢女人说得有点道理,略略思索了一番,便点了点头,抬步跟上了祁嫣然的步伐。

     ……

     宋辞薇是在四十多分钟之后出的画室,倒是比预计的提早了近二十分钟。

     她推开房门径自下了楼,路过二楼主卧的时候顿了顿步子,脚下一转,便推门走了进去。

     在床前站了好一会儿,确定了这个男人依旧处于沉睡之中,这才慢条斯理地转身拉上了房门。

     等到宋辞薇回到客厅里的时候,祁嫣然正和萧杨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玩手机,发呆的发呆,一时相对无言。

     见宋辞薇下了楼,发了好半晌呆的祁嫣然终于松了口气,跟见了亲人似的朝她扑了过来,马不停蹄地抱怨道:“薇薇你可算出来了!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无聊死了!这该死的实验……萧杨它居然抢我手机!”

     宋辞薇怔了怔,听了祁嫣然的抱怨,这才将目光落在了萧杨那双严重兽化的爪子握着的手机上。

     萧杨正低头打游戏,见宋辞薇下来,倒是微微抬起了头,与此同时,手机里也跟着传来了一段熟悉的通关音乐。

     它扯了扯嘴角,鄙夷地看了眼祁嫣然,倒是十分大方地将手机递还了回去。

     祁嫣然:“……”

     素净的小脸顿时鼓成了一团,祁嫣然那叫一个气呀,她居然被个实验体给鄙视了!它咋不上天呢!

     咬牙接过了手机,祁嫣然恨恨地瞪了萧杨一眼,努了努嘴,倒是没有说出什么过分的话。

     “这是我画的心画,感觉自己控制不住快要失控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一看,它可以暂时帮你压制你体内的兽性。”宋辞薇将刚刚画好的星空图朝萧杨递了过去。

     由于时间紧,她画的也比较简略粗糙,不过也就一晚的时间,暂且也不需要太过精致。

     萧杨接过那副星空图,视线甫一触上那副画,它的心神仿佛都沉了下去,整个人好似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冥想状态。

     祁嫣然看着刚刚还一脸鄙视地看着自己的萧杨,这会儿竟因为宋辞薇的一幅画,整个人都像是老僧入定了一般,不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你这画好神奇,怎么做到的?”祁嫣然只知道宋辞薇的异能是小蓝那一簇冰蓝色的火焰,却从来不知道宋辞薇还有这样的本事,这会儿见了萧杨古怪的状态,心里不禁生出了几分好奇。

     “二次觉醒之后,小蓝就有了吞噬的能力。”宋辞薇见祁嫣然一脸疑惑好奇的神情,便开口解释了一句。

     “吞噬?!”祁嫣然一惊,“是吞噬别人的异能吗?”

     宋辞薇点点头。

     祁嫣然一脸卧槽:“这也太叼了吧!这异能简直就是要逆天啊!”宋辞薇这小丫头是撞了什么狗屎运?金手指简直粗壮的一比!妥妥的女主光环啊!有这样一个牛逼哄哄的小伙伴,自己这是要征服星辰大海,走向人生巅峰的节奏啊!

     祁嫣然一时间有些心潮澎湃,看着宋辞薇的眼神,就跟一只饿久了小狼狗见了肉骨头似的,别提有多饥渴了。

     对于祁嫣然的灼热目光,宋辞薇自然有所察觉,只是她早已习惯了祁嫣然跳脱不着调的思维,也懒得去动脑思索她脑子里究竟又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微微抿了抿唇,便翻开掌心召唤出小蓝,转头看向萧杨道:“那个男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虽然他之前受了重创,但以你目前的实力,哪怕他实力大减,应该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以防万一,我把小蓝留在这里,今晚你尽量避开一些,不要靠近主卧。”

     伴随着宋辞薇平缓悠长的语调,小蓝倏地自她的掌心飞出,浅蓝色的焰身眷恋地蹭了蹭宋辞薇的指尖,然后轻轻悦动了两下,便往楼上飞了出去。

     萧杨听了宋辞薇的安排,虽然心中对那个男人的实力仍有些怀疑,但出于对宋辞薇的信任,还是点了点头。

     交代好了一切,宋辞薇这才看向祁嫣然:“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祁嫣然将车钥匙取出握在手上,瞪了萧杨一眼,嘴上却道:“今天太晚了,明天再给你买只新手机。”

     原本还想着这实验体跟社会脱节了那么久,以后沟通起来可能会不太顺畅,她便好心用自己的手机给他讲解这些新功能,可是谁想到这货才上手没几分钟,就溜得飞起了!之后玩游戏时,居然还敢鄙视自己技术差!着实可恶!

     不过毕竟是宋辞薇这丫头的朋友,又遭遇了那么悲惨的经历,祁嫣然想了想,这家伙也挺可怜的,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自己这点儿容人之量还是有的,就让让他吧,总不能跟一个失败的实验体计较不是?

     这般自我安慰了一番,祁嫣然心里倒是舒畅了许多,临走时还想到给萧杨许下个承诺,虽然对方仍是不领情,对她爱答不理的傲娇样子,但终究是没有再对她翻白眼了。

     回去的路上,祁嫣然忍不住跟宋辞薇吐槽:“那个实验体脾气太坏了,动不动就朝我吼,这也算了,吼就吼呗,反正我也听不懂。可是你造吗?他居然对我翻白眼!我好好的,也没惹到他啊居然就跟我翻白眼!”

     宋辞薇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模样,淡淡道:“你一口一个实验体的称呼他,他不直接一巴掌呼你脸上已经不错了。”

     前世与萧杨相处了那么久,她自然知道萧杨的脾气不太好,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融合了雄狮基因而变得暴躁易怒的缘故,但更多的却是他本身的原因。

     思及萧杨的家世背景,宋辞薇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上一世萧杨死的早,因此他家里人并不知道他被傅家明抓去做人体实验的事,只当他在三年前那次露营中失踪了。

     然而这一次,有了她的干预,萧杨必定不会再如前世一般命丧傅家明之手,那么他的家人知道真相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反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