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歪妖妖灵吗
    谢岐抬手,示意两人放松,神态专注地打量两人片刻后,才低低地“嗯”了一声。

     “我刚刚有看你们的训练,非常好,记得保持。”

     谢岐神色淡然,表情肃穆,声音也压得略低,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女人的声音,绝对不可能听错。

     可朴民俊似乎恍然不觉,他立刻又站直敬礼,激动得声音都有点抖了。

     “多谢长官。”

     作为能从无数莫名其妙的艺术品中品咂出宇宙真理的男人,崔胜玄的想象力不可谓不丰富。

     这会儿他隐隐约约有了些想法,但这念头太过惊世骇俗,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这个谢岐……莫非能让朴民俊觉得她是其他人?

     比如……一个虽然没有见过,但身份确凿的上尉长官?

     这是催眠吗?可是她跟朴民俊见面的时间不过短短几分钟,再可怕的催眠术也达不到这个效果啊。

     这就好像……

     那个词在他的心中隐隐浮现,崔胜玄猛然吸了一口气,强行将那个荒诞不经地想法按了下去。

     “长官还有什么事吗?”

     因为心情复杂,崔胜玄的声音硬//邦//邦的。他在说完这句话后,就感到身后的朴民俊不动声色地戳了他一下,似乎是在提醒他。

     拜托,这人根本不是什么上尉好吗!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啊,傻瓜!

     听到崔胜玄的话,谢岐微微勾起嘴角,神色玩味地睨了他一眼。

     “我本来就只是路过,那边……”谢岐冲隔壁训练场的方向虚点了一下头,神色中带着几分理解,“我就不插手了。”

     “你们再接再厉,好好保持。”

     说完这句话后谢岐转身,步伐悠然地慢慢走远。

     崔胜玄有些头疼地注视着她的背影,隔了好几秒钟,才意识到朴民俊正拉着他的手臂,一脸兴奋中依然带着几分茫然。

     崔胜玄想到方才的想法,莫名地有点想叹气。

     “那位长官是第一次看到呢,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大队的。”

     虽然韩国是全民兵役制度,总共有将近70万现役军人,但刨开文职人员,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志愿役,也就是如崔胜玄这样服完两年兵役就会退伍的“义务兵”,真正的职业军人可能只有16万左右。

     职业军人数量少,一般的新兵自然难以见到。他们现在的分队长都是兵长而非士官※(解释见最后),一个正儿八经的上尉,对他们表现出友好和关注的姿态,确实足够朴民俊这样的大头兵兴奋一阵了。

     说话间他们的教官已经赶着看热闹的人回来了,崔胜玄逮住最后的机会,冲朴民俊压低声音:“你觉得那位……长相如何?”

     “欸?”

     似乎是被崔胜玄一脸正气所感染,朴民俊虽然觉得这问题有点奇怪,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口准备回答。

     但他“嗯啊”了半天,却什么话都没说出口,神色相当苦恼。

     “怎么?”

     崔胜玄挑眉,心里却莫名地有了答案。

     “感觉……不太好说……”朴民俊蹙眉思索着,眉心几乎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川”字,“我觉得……他很威严,但真要说长相的话……”

     “好了,我知道了,”崔胜玄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列队了。”

     大概是觉得崔胜玄是超级大明星,性格也是人尽皆知的难以捉摸,就算对方表现的有点莫名其妙,朴民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顺着崔胜玄的话点点头,抬头挺胸,神态骄傲。

     崔胜玄原本神色放空地望着前方,在转瞬间扫向身侧,微微眯了眯眼。

     谢岐依然站在二三十米开往的地方,在她身后,是正在休息的四五六三个小分队。

     但跟方才又不一样,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除了他。

     两人的目光遥遥相接,崔胜玄立刻神色坚决地收回目光,没有再往那边看第二眼。

     -

     《左传》中有句话: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崔胜玄这会儿觉得,这分明就是他看谢岐的心情。

     从第一次的惊惶不安,到第二次的疑惑莫名,等到晚饭时在食堂中第三次见到谢岐的时候,他只是抬了抬眼皮,一句话也懒得多说了。

     再大的惊吓和不可能,如果在一天之内出现三遍,那也是平常事了。

     甚至于,崔胜玄还颇有几分自我安慰意味地想着,在服兵役的时候遇上一件“奇妙的事情”,之后不仅能跟弟弟们吹吹牛,上节目的时候也可以相当鬼马地扯上一番吧。

     反正大家都知道他是四次元,他不管做什么奇葩的事情,只要不越线,那就都是萌点。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部队汤’啊。”谢岐单手托腮,歪着头看着崔胜玄面前的汤碗,慢吞吞地说着,神色相当嫌弃。

     “部队汤”当然不是传说中的东西,而是朝鲜战争停战后开始流行的救命汤。和当时普通民众吃不饱穿不暖的拮据生活相比,驻韩美军过得可谓穷奢极欲。午餐肉等军用罐头,只要一过保质期,立刻就会被随意丢弃。有专门的韩国人会去捡这些东西,配上泡菜、土豆等物,就能烧出一大锅供全家人吃喝的汤。

     对于崔胜玄这种从小就没在吃上受过苦头——为了减肥的时候不算——的小少爷来说,他们家倒是以尝鲜的心态吃过一次这种汤。午餐肉当然是爸爸从军队带回来的好牌子,泡菜是奶奶做的,配菜除了土豆还有各种新鲜时蔬。

     崔胜玄还记得自家老爸对于这道菜可谓是格外的嫌弃,在餐桌上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的嫌弃,当时他还觉得奇怪——毕竟味道还算不错呢。

     这会儿看到谢岐脸上的表情,他却突然心有戚戚焉了!

     别说他已经习惯吃那些昂贵精致美味的食物好多年了,就算他还是十多年前的半大小子,对着差不多味道的汤吃了一顿又一顿……他也受不了了好吗!

     但这个时候,他可不会赞同谢岐的话,这是男人的尊严!

     崔胜玄懒得搭理谢岐,只是专心致志地大口吃饭。今天不仅跑了两次五公里,还做了诸如卷腹等一系列体能测试,他早都饿成狗了!

     恍惚间谢岐好像离开了座位一会儿,等她坐回来的时候,崔胜玄瞅着她放下的那个不锈钢大碗,刚夹起来的一筷子泡菜,就这么“啪叽”一下掉回餐盘。

     什么鬼啊,为什么她能这么大喇喇地打碗汤在这喝??????

     “吃饭的时候这么无聊,来放点歌听吧。”

     谢岐一边拿勺子搅着面前的汤,一边动作麻利地掏出手机。

     崔胜玄心情复杂地看着谢岐握在手中的智能机,颇有些心酸地低下头去。

     嘤嘤嘤嘤,真的好想玩手机啊!想发信息调戏弟弟们!想发ins调戏迷妹们!还想跟小热狗视频听他叫舅舅啊嘤嘤嘤嘤!

     崔胜玄正心情沉痛地继续往嘴里塞泡菜,突然响起的音乐差点让他一口全喷出去。

     这这这,这不是《bangbangbang》吗!

     而且还是2分钟的高//潮部分,他负责去bang的那段!

     崔胜玄努力将口中的泡菜咽了下去,目光阴郁地看向谢岐,后者正喝着汤看着手机,间或还伸手戳两下屏幕。

     看到那熟悉的颜色和界面布局,崔胜玄只觉得恍如雷击,受到了今日最沉重的打击。

     ——她在刷ins!她在刷ins!她!在!刷!ins!

     在一个专注ins五百年的前·网瘾少年,现·断网少年面前干这个,简直和在绝食的人面前吃a5和牛肉一样!十恶不赦啊!

     崔胜玄只觉得嘴角眼角一阵抽//搐,右手中正徐徐升起一股洪荒之力,仿佛有古老的恶魔正在苏醒,上古时代的封印即将解除……

     ——他要把餐盘掀谢岐脸上去!谁都别拦他!

     ※预备役(义务兵)都是“士兵”,义务兵役两年后留在部队继续当兵的话称为“士官”,上尉等则是“军官”。

     韩国的军队体系中“士兵”分为二等兵,一等兵,上等兵和兵长(我□□对应的则是列兵和上等兵),“士官”分为下士,中士,上士,元士(我□□则是下士,中士,上士,四级军士长,三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一级军士长)。

     以我的理解,兵长就是义务兵中等级最高的,韩版真男第一集的金东贤就是以兵长身份担任的分队长。在这点上中国和韩国差别还挺大的,义务兵基本没可能当班长,就算是下士班长也是非常优秀的人才能当的。